TIDE 国际教师发展大会:挑战教育行业的某些先入之见

近日在苏州圆满落幕的TIDE国际教师发展大会吸引了国内来自国际教育和双语教育的一大批教育工作者共襄盛举。一年一度的TIDE国际教师发展大会,为国内的教育工作者提供了互相交流与分享经验的宝贵机会。受主办方邀请,惠立教育研究院针对此次峰会展开了两次主题演讲、教育工作坊、平行分论坛探讨以及媒体专访。

惠立教育研究院参加此类教育峰会的主要目的是希望通过教育交流促进专业化学习、加强与国内各教育系统的紧密纽带,同时对于目前教育行业内的一些先入之见提出自己的一些拙见。教育行业充斥着形形色色的教育创新与不断跟风。每一次都被视作是一剂灵丹妙药,用来挽救之前的盲目跟风所造成的损失,但鲜少、甚至没有针对此类教育跟风提出过质疑或是解答此类教育举措的意义所在。惠立教育研究院旨在通过以实证为导向的教学实践以及教学策略与业界展开积极交流,这种交流可能会对目前教育行业的某些先入之见提出质疑。此次在TIDE国际教师发展大会上的交流,就是针对STEM以及早期教育的教学评估等内容提出了独到的见解。

01
留意有关STEM, STEAM, STREAM和PBL的谬误

STEM (科学、技术、工程以及数学),自美国兴起,影响扩展至全球,眼下却成为了教育行业内迫在眉睫的危险。STEM的起源是因为专攻科学、技术、工程以及数学方面的毕业生数量逐年下降,且相关行业的就业率非常低。在学校内,与STEM有关的学习主要体现在让学生充分投入与科学、技术、工程以及数学有关的开放式项目学习中。如此安排的理由是合作化学习可以帮助学生将跨学科的知识进行关联,以此来解决或是提出不同的解决方案。听起来是不是一个非常切实可行而又吸引人的教育理念?

但我们认为对于STEM,或STEAM(引入艺术学科)或STREAM (引入有关机器人的相关知识)或是其他任何对于教学主题的偏离,都削弱了对于科学以及数学的学习,并进一步降低了对于学生就业能力的培养。主要原因如下:

培养思辨思维以及创新思维,知识是前提。
学生必须首先先学习有关科学的基本概念以及科学原理。通过询问来掌握知识会导致学习的混乱以及概念的混淆。必须树立牢固的认知结构,使其成为培养有目的思维的基础。

阐述预期教学期望,最终学习评估的内容是什么?
STEM并不探讨知识的获取方式或是评估方式。那么,采用STEM教学的目的究竟是什么?鲜少有针对STEM的教学输出作出过明确的解释,更不用说探讨STEM教学的评估方式了。这其中所提倡的思辨思维、问题解决能力、交流以及创新能力,所有这些美好的愿景并不能真正帮助学生在实际学习过程中充分地掌握这些能力,了解培养和评估这些能力的方式是什么。STEM或项目化学习为培养学生具备独立性、思辨思维、创造力以及问题解决能力提供了机会,但这每一方面能力的培养都必须经过精心的打磨、教学以及评估。如上并非STEM的预期教学成果,STEM预期的教学成果应为:

  • 独立性
  • 有目的的思维
  • 阅读能力
  • 团队合作以及领导力
  • 实证的概念
  • 知识的提炼

因此,本文指出针对STEM或是项目化教学或是其他任何形式的教学,应该提出更为合理、可供衡量的教学方式。这也是惠立教育研究院在集团下属学校内所倡导的教学任务的核心。

02
早期教育评估的一些真相及传言

评估儿童对于知识以及能力的掌握程度,从好的一面来看,是一个复杂的过程,而从另一方面来看,实现评估的精确性是非常有难度的。这种困难尤其体现在当儿童通过非语言方式来交流或是评估该儿童的成人使用的是不同的语言的时候。目前,在英国有关小学入学阶段儿童的评估测试的相关谈论已进入白热化,而这些有关早期教育阶段的基准线测试的争论也已经持续好几年了。那么,是否应该在早期教育阶段或是小学阶段对儿童进行评估?如果是,最好的评估方式是什么?

毫无疑问,针对幼儿的教学评估方式非常重要,但所评估的内容同样对于早期教育阶段的教学起到同等重要的作用。教学评估隐性地体现了教育者的价值观,正因如此,如果我们认为儿童有效学习的特点是实现未来人生成功的基础,那么,作为教育者,我们应该思考如何监督以及评估儿童在如下这些方面所取得的成绩,例如,交流、运动能力、数学以及阅读能力。儿童幸福感以及参与度同样是体现深层次学习的重要指标。这些指标也同样告诉我们,儿童是如何理解和掌握在校获得的这些知识,据此,作为老师,也能够了解其教学是否有帮助学生在其能力边缘进行发展。如上所谈到的这些指标可以通过鲁汶幸福指标进行衡量。鲁汶幸福指标为五级分级量表,正如Ferre Laevers 教授所阐述的,该量表体现了儿童是否真正感到快乐,并真正投入到学习中,通过该量表,同时能够了解学生是否拥有深层次的内在学习动力以及毅力。最后,作为双语学校,其需要评估儿童对于附加语言的掌握能力,这不仅体现在学生应理解并且掌握新的单词或是短语,同时应评估教育模式以及教学方式的有效性,是否为孩子提供足够的机会使得其能够在有意义的语境中,通过游戏的方式来运用所学到的语言。

谈到敝校具体的评估方式,教学评估应是一个具体的过程而非走走过场。这是因为最为有效的方式来了解儿童的能力的掌握程度就是在游戏的过程中进行教学观察。这样的教学评估方式应融入到日常的教学活动中。鉴于早期教育的教学方式,教学评估应该成为日常教学行为的一部分,其也应该作为教师与学生互动的常态化现象。测验或是通过封闭式提问来对学生评估并不能完全体现学生掌握知识的程度,或是展示儿童的发展潜力,因此这样的评估方式应尽可能避免使用。在早期教育阶段,教学观察式的评估方式被认为是最有效的评估方式。这样的评估方式也能够帮助老师进一步发现学生今后学习与发展的重点。

通过观察儿童在其主导的游戏行为中的表现,能够为教师提供最为真实可靠的教学实证信息。当教师观察儿童在游戏中的表现时,其可以发现儿童可以运用自身的经验、所掌握的技能、他们眼中的世界,并运用所学习的内容等来完成不可思议的学习任务,同时满足自身兴趣爱好。当然,与此同时,教师应始终记得教学责任,因为有时候,如果教师没有提供学习环境与条件,并给与儿童一定的学习和反应时间,儿童是无法向其展现学习能力的。此外,针对儿童发展的不同观点同样非常重要,尤其当从事教学评估的老师们来自不同的国家,拥有不同的文化背景。从这一点来说,家长以及本校内的母语使用者对于儿童的发展同样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对幼儿的学习进步进行有效以及有意义的观察方式,这些都已在相关文件中得到详尽的阐述,但也经常引起人们的争议。有一点必须承认的是,当成人为儿童照相或是为他们写便利贴时,他们并没有参与在与儿童的互动中,因此,这并不是在进行教学。《评价卓越》是好几年前由英国教育标准局的皇家督学所撰写的提议,并是迄今为止最为有效的准则来评价是否可以借鉴某项教学实证,并以此为据来进行教学评估。

最后,教师们应始终提醒自己进行教学评估的意义所在,Vicky Hutchin女士就此所提出的有关教学评估的目的非常具备参考与实用价值,其指出“教学评估的目的是明确孩子们所取得的成就、与他们一起庆祝并且帮助他们过渡到下一阶段的学习与发展中”。

Mary Jane Drummond也通过三个问题向我们阐述了教学评估的定义:
为什么要进行教学评估?
在多大程度上我们能够理解教学评估的内容?
应如何将所理解到的内容运用到实际教学过程中?

教学评估以及教学报告能够帮助教育工作者更好地理解其教学的有效性,以及需要更多关注哪些方面来帮助孩子们学习。不容置疑,在大型的K12学校中,向管理层提供相关教学进展的报告,其压力显而易见,但同时这对于理事会以及家长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信息。但是,只有当它就教学实践、学习环境以及教学是否激励学生进行深层次学习以及终身学习等内容提供有效信息时,该教学评估数据才具有意义。

简单来说,精确的、有效的以及有意义的教学评估将是惠立教育研究院于十月即将举行的教育峰会的关注重点,并会就惠灵顿(中国)近期的发展分享一些实际的案例。

如想了解更多有关惠立教育研究院所提供的教育工作坊或是相关教育峰会的发言,请扫描二维码报名:

其他关注

 

研讨会

 

领导力培训

 

教育咨询